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柿右衛門 Kakiemon 様式


Porcelain making began 400 years ago in Japan. It is said to have started in 1616 in Arita, a town on the southern island of Kyushu near Nagasaki. One of the most famous of Japanese porcelain styles is Kakiemon.
Learn more about ‪#‎Kakiemon‬ porcelain in our free display, supported by The Asahi Shimbun http://ow.ly/8Djp301KrUH



Imari Kakiemon porcelain bowl, Imari, Japan, circa 1640.
Kakiemon (Japanese:柿右衛門) is a style of Japanese enameled ceramics, traditionally produced at the factories of Arita, in Japan's Hizen province (today,Saga Prefecture) from the mid-17th century onwards. The style shares much in common with the Chinese "Famille Verte" style. The superb quality of itsenamel decoration was highly prized in the West and widely imitated by the major European porcelain manufacturers.
In 1971 the craft technique was designated an Important Intangible Cultural Property by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 double climbing kiln in Arita used for the firing of Kakiemon has also been designated a National Historic Site.[1][2]
The most known Japanese ceramic styles are Imari, Arita Blue & White, Fukugawa, Kutani, Banko Earthenware and Satsuma pottery .


柿右衛門様式[編集]

東京国立博物館
柿右衛門様式は、主に大和絵的な花鳥図などを題材として暖色系の色彩で描かれ、非対称で乳白色の余白が豊かな構図が特徴である。上絵の色には赤・黄・緑、そして青・紫・金などが用いられる。また、器の口縁に「口銹」と言われる銹釉が施されている例も多い。同じ有田焼でも、緻密な作風の鍋島様式や寒色系で余白の少ない古九谷様式と異なり、柔らかく暖かな雰囲気を感じさせる。
濁手と呼ばれる独特の乳白色の地色は、赤色の釉薬との組み合わせによって非常に映えると言われる。しかし、原料となる土の耐火性が強いなど調合が困難である。さらに焼成時・乾燥時の体積変化が非常に大きいため、作製が困難であり歩留まりが良くない。
図柄には「岩に鳥」「もみじ鹿」「」「」など典型的なパターンがいくつかある。絵柄は時代とともに変化しており、初期は赤絵の影響があったが、やがて狩野派土佐派四条派琳派などの影響が入っていった。近年は写生を基にした現代的な画風が多い。


Famille verte (康熙五彩, Kangxi wucai, also 素三彩, Susancai), adopted in the Kangxi period(1662–1722), uses green and iron red with other overglaze colours. It developed from the Wucai (五彩, "Five colors") style.

Scientists Accidentally Discover New Shade of Blue; called YInMn blue




The Independent

Awesome


Scientists accidentally discover new shade of blue
MENTALFLOSS.COM

Scientists Accidentally Discover New Shade of Blue
The shade is called YInMn blue.






Shaunacy Ferro
28 . 06 . 16In 2009, Mas Subramanian, a materials science professor at Oregon State University, was running experiments designed to create new materials for electronics. During those tests, he and his team hit on a more unexpected creation in the form of a vibrant new colour. Called YInMn blue, the pigment will finally be available to artists and manufacturers later this year through an agreement with the Ohio-based Shepherd Color Company, artnet reports.


The pigment is the result of heating a mixture of black manganese oxide and other chemicals to almost 2000°F. The manganese ions absorb red and green wavelengths of light, producing a durable blue colour that doesn’t fade in oil or water.

“The basic crystal structure we’re using for these pigments was known before, but no one had ever considered using it for any commercial purpose, including pigments,” Subramanian said in a press release. The new pigment is made with all non-toxic ingredients. “Ever since the early Egyptians developed some of the first blue pigments, the pigment industry has been struggling to address problems with safety, toxicity and durability,” he says.

Plus, it’s unusually good at reflecting infrared light, which could make it useful in roofing materials, reflecting sunlight to keep buildings cool.




shade
(1)(黒の量による)色の明暗[濃淡]の度合い,色調,色合い

a delicate harmony of light and shade
明暗の微妙な調和
Her hair was a nice shade of brown.
彼女の髪はすてきな色合いのとび色だった.

2016年6月29日 星期三

漫聊日本時代建築物外形等

就建築外觀形貌來看,1949年以後的官方建物毫無美感可言,結論。

Hanching Chung 不能一概而論。參考外交部、孫逸仙.....


李偉新 外交部確實屬王大閎建築師的代表作,孫逸仙如果指的是國父紀念館,恕我不予置評,基於禮貌,尊重您的意見!

hc:可以多談一些。日本的文明開化,可能領先中國百年。台灣當時屬日本。當時的教育和公共建設之規劃、設計和施工,都很不錯,胡適之先生很早就注意到這些:台大醫院比總督府大得多多..... (這情形類似1956~1965 的東海 vs 1970之後的東海之建築物).....還有,社會科學/經濟學的一大主題:請查:"In Memory of H. A. SIMON; 謝謝解釋 de gustibus......"  de gustibus non est disputandum There is no disputing about tastes.講到品味    那是無法爭辯的

2016年6月27日 星期一

Giant Kew Gardens sculpture is controlled by a real bee hive nearby

Oh, bee hive! Giant 40-ton steel 'ode to bees' in Kew Gardens is controlled by vibrations from a real-life hive nearby
A 17-metre-tall sculpture has been installed in Kew Gardens, London, in the…
DAILYMAIL.CO.UK

Outdoor sculpture is all the rage: the Yorkshire Sculpture Park, Jupiter Artland and the Cass Sculpture Foundation


Sculpture parks are the hot new British summer destination, combining culture with bracing fresh air.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are the Yorkshire Sculpture Park, Jupiter Artland and the Cass Sculpture Foundation
Why outdoor sculpture is all the rage
Training the eye
ECON.ST





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

「自由之翼」銅雕(雕塑家林文德為紀念鄭南榕而作)

基座的牌字,可能過幾年就會腐化掉。應該慎選所有的部件。

----

俗語說「禮尚往來」,如何往來,是一門學問。
蔡英文去年訪美,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榮譽主席羅絲雷提南,特別致贈一尊「自由雕像」(立於國會大廈圓頂)的模型,勉她「守護台灣民主自由」。
如今蔡英文過境邁阿密,會見這位大力支持台灣的美國友人,也回贈她一尊「自由之翼」銅雕(雕塑家林文德為紀念鄭南榕而作),表達守護台灣民主自由的決心。
美國有追求自由的立國精神,台灣有追求自由的英烈典範,這則「禮尚往來」此呼彼應,相互輝映,果然很有故事性。

蔡英文總統這次巴拿馬之行,過境美國邁阿密(當地時間25日上午)時,會…
PEOPLENEWS.TW

Huang Yong Ping 黃永砯


MONUMENTA 2016. Huang Yong Ping | RMN - Grand Palais

www.grandpalais.fr/en/event/monumenta-2016-huang-yong-ping
Since 2007,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contemporary artists have been filling the Nave of the Grand Palais with masterful works designed for the occasion. After Anselm Kiefer, Richard Serra, Christian Boltanski, Anish Kapoor, Daniel Buren and Ilya and Emilia Kabakov, Huang Yong Ping ...

Since 2007, internationally renowned contemporary artists have been filling the Nave of the Grand Palais with masterful works designed for the occasion. After Anselm Kiefer, Richard Serra, Christian Boltanski, Anish Kapoor, Daniel Buren and Ilya and Emilia Kabakov, Huang Yong Ping, the true founder of contemporary art in China, who now lives and works in France, takes up the challenge in 2016.


<藝術家>
黃永砯1954年出生於福建港口城市廈門,是上世紀80年代中國前衛藝術的一位重要人物。他於1989年後移居法國並加入了法國國籍;1999年,他代表法國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現定居巴黎南郊小城塞納河畔伊夫裡。他在藝術創作上恢弘極端,素以非同凡響的巨型裝置聞名於世。
日前,以大型裝置作品見長的華裔觀念藝術家黃永砯用一件橫貫東西的巨作佔據了巴黎大皇宮的正殿。…
ARTOUCH.COM|由典藏藝術網 ARTOUCH.COM 上傳

2016年6月25日 星期六

Charles Gleyre 1806-1874


Marc Gabriel Charles Gleyre (2 May 1806 – 5 May 1874), was a Swiss artist, resident in France from an early age. He took over the studio of Paul Delaroche in 1843 and taught a number of younger artists who became prominent, including Claude MonetPierre-Auguste RenoirAlfred SisleyJames Abbott McNeill Whistler[1] and Louis-F rederic Schützenberger.

Contents

  [hide

"Charles Gleyre. Le romantique repenti" : Côme Fabre, co-commissaire de l'exposition nous explique les raisons de ce titre.
Jusqu'au 11 septembre 2016 au musée d'Orsay :http://bit.ly/ExpoCharlesGleyre

Tate's Bhupen Khakhar show


Bhupen Khakhar
Artist
Bhupen Khakhar Bhupen Khakhar was a leading artist in Indian contemporary art. He worked in Baroda, and gained international recognition for his work.Wikipedia
BornMarch 10, 1934, Mumbai, India
DiedAugust 8, 2003, Vadodara, India


Tate
This is "art that will take you out of yourself and in to a very different mental realm." The Telegraph gave Bhupen Khakhar 4 stars, calling it a "rich and absorbing exhibition."
Mark Hudson warms to this exhibition dedicated to the colourful and subtly…
TELEGRAPH.CO.UK

世界上最美麗的星巴克是在日本富山縣

Fun Japan Taiwan 新增了 4 張相片

世界上最美麗的星巴克是在日本富山縣
全球擁有超過 22,000 家的店舗、星巴克無疑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咖啡連鎖店。為什麼會風靡世界的原因之一是它時尚的形象、特別是對店面和内部裝潢。星巴克公司每年舉辦“店鋪設計大賽”、2008年日本富山縣環水公園裡的星巴克贏得了比賽、是有多美麗呢?一起來看看。
首先這家店最吸引人的應該是圍繞著全店的木質地板。目的是讓客人可以享受公園和湖泊的美麗風。有携帶寵物的客人也可以在公園裡散步順便在這享用一杯咖啡。
店裡的另一個特色是落地玻璃窗、利用公園美麗的風景、創造了店內的開放感。眺望著窗外你會發現、外面的城市景觀不但没干擾反而是非常自然的融合在運河風景中。
你可以常看到海鷗尋找湖中魚類。整個公園與店鋪、看起來就像是一間令人羡慕又想入學的全新大學校園般。其店面設計和周圍的美景、讓這家富山環水公園店成為世界上最美麗的星巴克。如果有來探訪富山機會、肯定要來這家星巴克享用杯咖啡體驗一下。
地址:富山縣富山市湊入船町5 富山富岩運河環水公園
交通:富山站北口出口(JR高山本線.北陸本線)歩行16分

David Hockney, In the Dull Village, from illustrations for 14 poems from CP Cavafy, 1966/67

This print is by artist David Hockney (born 1937) and shows two men lying in bed. It is an illustration for a poem by Greek poet C. P. Cavafy (1863–1933), called In the Dull Village. Another poem in this series, entitled 'Two Boys Aged 23 and 24' includes the lines:
'And once they’d run out of expensive drinks,
And since, by then, it was nearing four o’clock,
They abandoned themselves blissfully to love.'
(translated by Evangelos Sachperoglou).
David Hockney, In the Dull Village, from illustrations for 14 poems from CP Cavafy, 1966/67. Etching. 22 1/2 by 15 1/2. © David Hockney .

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

林崇漢

  
2016.6.24 下午,曹永洋先生來訪。我們談起張清吉先生的天母住宅,它有點特色。他說這是林崇漢先生設
記的 (當時林先生常為新潮 文庫設計書的封面......),我很驚訝。


林崇漢 - 旗山奇

www.chi-san-chi.com.tw/2culture/db/tron_han/index.html
林崇漢,一九四五年生,祖父林添丁曾任日治時代旗山郡守,其父林景星曾任縣議員多屆,林家堪稱是旗山望族;家境頗佳,南林醬油是旗山百年的字號,至今不衰,南林汽水、南林棒球隊曾經輝煌一時。

 師大畢業後,他自願分發回到自己的故鄉旗山任教,教了幾年書,適逢中國時報主編高信疆招兵買馬,挖走了林崇漢當美編,開創了副刊插畫的嶄新時代,讀者一翻到該報副刊,一定先看到生動活潑、呼之欲出的插畫,其變化多端的構圖與技巧,能剛、能柔、簡筆、工筆、尤其林崇漢他那震懾心靈的超現實驚佈畫面,不但引起了繪畫界的談論,連文學界、廣告界人士也激賞不已,由於高信疆主編時代,風雲際會,人才匯集,中國時報曾躍昇全國最大報,林崇漢因拜大報之賜,以及表現突出,極快贏得全國的知名度,而這時在文壇上闖蕩的林清玄,還在投稿退稿中掙扎,出書還困難重重哩!



夢的使者

中文書 ,  , 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05-11-14


本書精選漢大師六十幅彩色作品,搭配六十則短文。 台灣插畫教父的第一本作品集,給所有美術的莘莘學子的極佳範本! 台灣副刊史上傳奇人物、繪畫大師第一本結集作品,奇詭壯闊、撼人心弦,帶領我們飛行到夢和想像力的新生地.....




http://www3.nmtl.gov.tw/Writer2/writer_detail.php?id=808
作家:林崇漢
筆名:林宜學
性別:
籍貫:臺灣高雄
出生日期:1945年12月23日
學經歷: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曾任《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美術主任、《聯合報》副刊美術顧問。現為《聯合文學》藝術指導。
文學風格:林崇漢創作文類有論述及小說。林崇漢平日從事美術教育、繪畫、建築設計、平面設計和美學研究,在平面媒體發表數千張繪畫作品,以寫實或超現實風格傳達思想和情感。1985年,林崇漢分別在《推理》雜誌發表短篇推理小說,及在《自立晚報》大眾小說版發表長篇科幻小說。作者曾自述:「在人們眼中,我的身分可能是畫家、插畫家,可是我的心智和內在衝動卻無法長久蟄伏在繪畫世界裡……凡是顯露著對人類困境有所助益的學問或藝術,我都有很深的興趣和關注……自然,訴諸文學的方式,也是我從小以來的幻想之一。」
文學成就:曾獲中華民國國畫學會金爵獎。

Therme Vals Peter Zumthor




Therme Val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rme_Vals




http://www.wowlavie.com/building_unit.php?article_id=AE1502533&c_id=M02A03
建築追求的不再只是理性
2012年拜訪建築大師Peter Zumthor所設計的Therme Vals溫泉旅館,更調整了他對於建築的想法。「我覺得建築追求的不再只是理性,Peter Zumthor累積了一輩子的理性武器,只為了等待這樣一個案子,而他厲害的是在設計面,如劍影般不用真正出招,是很自然的理性線條存在。

「一磚一瓦、尺寸、長寬高、模矩,精準得不得了,但你在空間內,閱讀到的不是精準線條,而是令人感動的情境、情感,你會為了他的空間感動、甚至流淚。」Therme Vals溫泉旅館中,他在一間又一間有著高低差的游泳池中游動,時而人身完全浸入池水,才能繼續往下一間游去,但或許下次探頭換氣時,已是戶外,又或是完全密閉的空間,呼吸帶著檸檬般的氣息,全然的理性建築,卻又營造出全然的建築詩意,建築的寧靜及孤獨感,引領你走向內心,冥想過去、現在甚或未來,過去大學教授說的六感,他曾經無法體會,如今透過建築譜寫的詩句,已然心領神會。
「2012年前的我很純粹,2012年後的我,有些感動發生了,我渴望有機會能做一件詩意的作品,哪怕只是一棟很小很小的房子,只要有這個機會都好。」

Text / 彭永翔

******

瑞士建築師彼得·卒姆托在布雷根茨美術館(歸檔2007)|©米羅Kurzmanovic /文件/ REUTERS


這是密切在彼得·卒姆托在哈爾登施泰因,一個村莊,距離庫爾不遠的工作室。計劃,草圖和模型:將近絆倒在藝術彼得·卒姆托的洛杉磯縣博物館穿著襯衫和寬鬆長褲kaftanartiges ..在桌子上的水和橙汁的玻璃飲料瓶。明星建築師,加冕與普利茲克獎終身成就在2009年,而是從PET瓶飲用Shorley。幾個星期前,他的專著已經出版。



時代週報:卒姆托先生你有多在乎自己的形象?

彼得·卒姆托:基本上,一點都沒有。但它傷害了我,當人們對我有一個錯誤的印象。

TIME:什麼是錯的畫面?


此產品是來自瑞士的問題當前時間。每星期找到瑞士的頁面在數字時代。

卒姆托:一個不可能的人與你不能說,這是inkonziliant,一個頑固的山羊的想法。有這樣的圖像。

TIME:這是怎麼回事?

卒姆托:也許我曾經顯示了我足夠的安撫,我不知道。例如,半年前,到此一遊的工作室後,一名記者寫道,“哈爾登施泰因卒姆托一切都安靜,只低聲都穿著黑色的,只有卒姆托說......”這種刻板印象是累贅。

TIME:由於定型,使其難以奏效?

卒姆托:不,不是這樣。我的經驗,我會正確感知,在瑞士的底線,還走出國門。在丘壑危機它發生的不明身份的人在大街上找我,說:“你是卒姆托先生祝賀致敬?!”

時間:丘壑,他們在那裡建立了世界著名的溫泉浴場,他們被趕下台兩年前。它有多大困擾你怎麼回事結束?

卒姆托,非常“大部分是不是建築”

第2/4頁:“安藤令我失望很大”

TIME:是什麼讓你煩惱的是什麼?

彼得·卒姆托
生於1943年,他從小就在Oberwil的巴塞爾附近。他學習室內設計,設計和建築前,學習木工。自1978年以來,他跑在哈爾登施泰因自己的建築實踐。舉世關注他得到了的Vals。卒姆托曾在幾所大學擔任客座教授,並獲得許多獎項,如主建築獎,普利茲克獎。

卒姆托:我的妻子和我有一個夢想,你可以讓旅遊瓦爾斯可持續的形式,這與網站的社會,文化和歷史條件下工作。我們已經工作了十餘年,也順利進行。酒店及水療中心產生的每年更好的回報。有更多和更滿意的客人誰在一個特殊的,不überkandidelten酒店文化有喜悅。該管理一個本地帶走村莊這次成功運作,這些導致自我,即把村里不要讓我傷心。什麼公眾的新的所有者和管理者的新計劃滲透,在我看來是荒謬的。

TIME:現在建立瓦爾斯另一個偉大的你的公會,安藤忠雄。你怎麼看這個項目的?

卒姆托:該計劃。他不建。

TIME:據說,安藤是從來沒有過,甚至在丘壑。

卒姆托:是的,確實如此。

TIME:請問你的憤怒更大?

卒姆托:是的。這是一種典型的情況。許多著名建築師賺錢的東西在其中只是它產生一個形象工程。這是我在丘壑只是名字的內容我看不到的意見。

TIME:那有沒有反射寫信給同事們在日本電子郵件或信件?

卒姆托:我真的不知道。我來信安藤,他在其中寫道:我一個友好的,並表示對我的工作表示深切的敬意。他也給我發了一張郵票與我的肖像。他的早期作品我非常尊敬的。他提供的丘壑工作,而不必在那裡,讓我非凡。

TIME:該惹惱你顯然遠遠超過,如果某個地方建造了一個匿名的投資者一個綠色的草地與匿名塊定居點。

卒姆托:這惹惱了我對電影丘壑的背景。這是到現在為止一個超級漂亮,超級瑞士的項目。它已經建立了一個客戶,你是成功的,它不造作。這是一件美好的,像做夢一樣。我們希望逐步擴大和完善。這是不再可能讓我很煩。

TIME:酒店的競爭,但再次被邀請。
卒姆托:是的,這是正確的。邀請我去競爭,畢竟,我已經做了丘壑,我覺得作為一個點。

TIME:現在,三十多年來在專業工作中的方向架構開發的?

卒姆托:如果這個問題指的是我個人的方式和我的工作的傳輸,所以正反饋:從剛才不是快死的質量。什麼困擾我的是,這種品質的專屬,只有富人能買得起還是自己。

TIME:你所描述的建築物,甚至是“抽血針灸的”。

卒姆托:這是在施工過程中建築師的渺小的響應。建築師是一個管道工同樣重要。在大多數情況下,你需要的架構,使物業hermacht的東西,當涉及到銷售。不過,這沒有任何關係的架構,但與金錢。如果我問建築系的學生:“我們可以做什麼”然後我說,“沒什麼。”這是令人沮喪的,但它是我們的民主資本主義制度的代價。建築師要貼近錢。只有擁有錢,你可以建立。如果你不這樣做,你不能到大,重大建設項目。但是,一個家庭,一個正確而引起了不少。因此,針孔的圖像。

TIME:因此,如果過於發達的景觀,我們生活在瑞士的高原,我​​們付出我們的民主制度的價格是多少?

卒姆托:當然。任何人都可以建立,因為他想在這裡。這就是為什麼它看起來像這裡這樣。雖然,我又注意到,也有景觀在瑞士,這是不是過度建設。太好了,我告訴自己,所以我們已經迄今為止,民主有時會導致定性良好的效果。所需要的是質量,這也是選票。你不能強加給市民,是的,你必須說服Stammtisch。這是很難的,但wahr.Seite 3/4:“建築在瑞士的質量更好”

TIME:你如何說服主表?

卒姆托:這不能計劃。合適的人需要走到一起。有時這些是相當幸運的案件。

TIME:聽起來你幻滅。

卒姆托:40年前,我仍然認為我可能會影響一切。回想起來我看,我是能夠影響不大。然而,我發現,建築在瑞士的質量越來越好。我一直在看普通民房,在那裡我想,“但是,這是因為真的覺得什麼。”從七十年代,當它被調用時,是建設環境破壞,這一天發生了不少事情。在格勞賓登我的第一個項目被拒絕的理由美學的行政法庭。

TIME:近年來,眾多的憲法和立法修正案,在瑞士獲得通過,這將確保景觀不走的狗。目前,我們正在經歷著與環境的相互作用的變化?

卒姆托:有一個在瑞士的房子可能是美麗的一個普遍的認識。在一些城市,你開始意識到你不能離開一切的一間辦公室的味道。公眾開始自己拿韁繩。社會需要參與進來,並要求公共空間和質量的結果。

TIME:您最近提出的建議,你應該auszonen在中央高原的所有欠發達地區,使之成為大型公園...

卒姆托:是的,博登湖和日內瓦湖之間的連續區域。我們是否會成功?

TIME:...剩下的就那麼他們提出了一個“真正的城市”。會是什麼模樣?

卒姆托:一個市區有一定的密度和混合處理。正如倫敦,愛倫坡描述。城市是東西通電。但城市永遠不會出現從一天到另一個。或許,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認為的郊區,並且是一個簡單的前體是在兩三百年的偉大的事情。

TIME: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今天抱怨的群,我們認為在短期內?

卒姆托:我不抱怨。我覺得集聚是什麼前兆 - 和我的生活經歷給了我的權利。三十年前,是我作為硬橋在蘇黎世,非的地方,現在我覺得她是一個好地方。我的意思是,像要發生在未來的郊區。

TIME:建築師低估這是人們獲得一個所謂的非地方的能力?

卒姆托:我想,我並不孤單,位於郊區的素質,我們還不知道今天。埃德魯沙拍下洛杉磯站橫行在五十年代。這是一個最好的例子的郊區作品在古典資產階級的城市我的感覺不同的質量如何。這使我想起了我在藝術學校的時間我。我有建築師作為一個老師誰穿燈芯絨長褲和長,短期,淺灰色羊毛衫。誰講的“態度”,並認為抗“錯誤的形式。”該課程有一些同情的宗派。但它讓我很快惱火,我必須誠實。

TIME:城市應嚴密,通電,你說。但在瑞士,人們講的“密度壓力”的。你怎麼能帶他們呢?

卒姆托:給他們兩,三個星期的假期,在紐約(笑)。頁4/4“醜是生命的一部分。”

TIME:密度的不一樣的密度。人們可以感覺到幽閉它還是令人愉快的...

卒姆托:有趣的是,你說的。而你不是建築師。

TIME:如何密度...


卒姆托:...使人類!我一直在想:為什麼紐約是如此著迷?在地下一層有很多房子,我可以進入,電影院,商店。總是會有不舒服,如果建築物低於劑,例如銀行。不過,當然最重要的是在曼哈頓的中央公園。向所有人開放,太棒了!密度是最初沒有正式的事情,但這個想法把社會功能。在這裡,一所學校的業務存在 - 這是不容易的。在很小的時候我已經在布雷根茨美術館完成。這是一個沉睡的小鎮。我有房子的功能拆開:前,湖畔,自信博物館,後面的餐廳日常生活的一部分。這三個重要的輸入定義一個新的地方,是不是太大。但他輻射到整個城市。但是,在這樣的過程中,空間規劃師很少有必要的影響力。建築師沒有,他只對單個任務負責。

TIME:你想在瑞士拆除建築物醜,為了使國家更加人性化?

卒姆托:我不知道是什麼心態,我應該在我這個年齡想撕裂的東西。與醜陋就像惡性腫瘤:兩者都是生活的一部分。
TIME:但是有什麼好處架構嗎?

卒姆托:我一直告訴學生德里西奧的大學“,現在你必須做出的一個城市應對建築物的任務,一個景觀是最重要的事情是,你的美麗和一致性你自己內心的圖像。反應“。它是尋找和感覺的過程,從形成的結果,我們要檢查的效果。這是一件藝術品。當建築本身多的理論和技術發生。但開始是一樣的畫家或者作家,這是作品的作者。再有幸福的時刻,其中一些令人驚訝的結果。

TIME:你說你總是花時間來為你做“真”。這些平時沒有時間的建築師。所以,這就是出現在常規條件下,沒有建築?

卒姆托:大部分不是建築。它結構簡單。我把這種不作為的體系結構,它是沒有愛心,以善意的 - 或輕蔑。

TIME:你走的時候其實是無價的。誰可以與您的所有工作?

卒姆托:我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國際秩序的所有者,藝術洛杉磯縣博物館(LACMA)的建設,建議我們不打算告訴任何人任何事三年。他很聰明,知道如何藝術家的作品。

TIME:為了實現你的視野,你都力求獲得王室簡筆劃。

卒姆托:這是真的,但反之亦然。彼爾姆市,在那裡我策劃的藝術博物館州長已要求我的領域,所以我沒有任何問題。如果省長到我這裡來,問我,為什麼不呢?這只是卡塔爾王妃。她在這裡的哈爾登施泰因。她要我先離開去尼斯,是因為我想建立自己的家園。我告訴她,“如果我做的事情,是不是收入只是一個來源,但與情感承諾相連,所以你考慮,請你仔細是否要和我一起工作,因為你買我沒有名字,沒有品牌的產品但我對你的工作,並站起來。“

TIME:他們既沒有在俄羅斯還是在卡塔爾覺得你成為一個專制制度的幫兇?

卒姆托:如果有在彼爾姆我確實成功建立一個博物館,這些木製的數字,這將是美好的!

TIME:但如果是針灸針放,所以什麼變化?

卒姆托:如果這些數字從古老的教堂會得到一個新的地方,它對應於教堂的廣場對面,這將是一個奇蹟。我見過在彼爾姆周圍的博物館有很多很好的人,就是我想一起工作。

TIME:你真的認為你的想法永遠是正確的?

卒姆托:沒有,有很多正確的想法。但我相信,我的想法輻射。好點子看看,並有所作為。

TIME:卒姆托先生,什麼是他們想要被埋葬的空間?

卒姆托:我非常一座山公墓,與陽光照射的牆壁和一個小板凳。我的妻子和我曾經夢想,所以成立了一個墓地異色異色在上述丘壑所有的人。


更正:編輯偏置採訪一個令人遺憾的錯誤已經悄悄英寸它是關於最近出版的專著五卷,彼得·卒姆托1985至2013年。這項工作絕不是一個前面有“激情燃燒的​​歲月”,它必須製漿無第一,已打印的版本,因為錯誤地站在開放學分。更沒有這本書的前出版商“到了破產的邊緣。”所有有關建築師另一部作品在不同的出版商。我們已經糾正了偏差。

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

Countries with no history of Western classical music are building opera houses

我還不知道台中歌劇院是用來作什麼用途的。它肯定是Ito 近年來最重要的作品。

Does China, with its own rich cultural history, need opera houses performing a Western repertoire? Does Oman need one? And what about Dubai, traditionally an Arab trading t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