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9日 星期三

廖志峰:陳景容《我在音樂會畫的素描》





廖志峰

他的文字像淡筆素描
為了上樂融哥《感性與理性》的節目,我又把陳景容老師的《我在音樂會畫的素描》翻讀了一遍,還是很感動。撇開素描作品不談,他所提到的每一場參加的音樂會,都有他特別的經歷和體會;而且,也不是每一場都很愉快,有幾場以現代手法演繹傳統歌劇作品的演出,他認為美感盡失,完全談不上觀賞的享受。他有自己的看法。我還注意到有一幅畫著女舞者向觀眾翻起裙子,露出光裸後臀的素描,書上解釋繪畫的當時,來不及畫上褲子,事實上舞者是穿著褲子的。
這書是音樂會的隨筆,也記載著人生的故事。他說有一次回故鄉參加一場告別式,告別式上竟然演奏《風流寡婦》的曲子,巧合的是,當事者的遺孀,也有著一個小情人。身為一個專注的藝術家,在生活上,應該不容易的吧。書裡頭也有他的前妻,曾任教師大音樂系的高橋雅子教授素描,一起生活的十六年,風風雨雨,在中日斷交後,也畫下句點,收在書裡頭,是一種坦然,也是一種懷念,我想,但我從來沒問。
下了節目,我對樂融哥說;我喜歡陳老師,喜歡他的真誠和溫暖。當然,他表達溫暖的方式不一樣。他帶我在師大附近的巷子裡穿來穿去,汗流浹背地去吃旋轉壽司;他請我喝的飲料是養樂多,都是奇特的經驗。樂融哥問:陳老師沒幫你畫素描嗎?當然沒有,他只畫音樂家,我笑著說。
這幾天收到他寄來的畫展邀請卡,但這份邀請很特別,他為他英年早逝的學生,藝術家簡正雄舉辦的追思畫展。他是這樣的一位老師,相較於他捐畫義賣義助醫院或受災地區的善行義舉,就毫不意外了。我很高興能認識他,也很高興能幫他出書。我想起第一次近距離看著陳老師的背影,是在陳維斌醫師的演唱會上,我那時想:這位老先生是誰啊?他有沒有在聽啊?認識他以後,有一次和陳老師去聽音樂會,他在黑暗中,拿起了素描簿畫了起來,一邊點頭打拍子,原來,他真的有在聽。
陳老師的文字像淡筆素描,醞涵了所有真誠樸實的情感。這本書如今是我的床頭書,我跟著他的音樂會腳步,穿行在異國他鄉的小巷裡,聽著心裡樂音的流動。
陳景容創作展
行雲,流/簡正雄追思展
2016.10.22-11.3
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德群畫廊
台北市師大路一號




關於陳景容老師,我寫了很多,但大多數的朋友都只看到我喝養樂多那段,我明明就想喝台啤,可惜陳老師沒有給我選項。82歲的陳景容老師,重新整理出版這本很有意味的音樂素描札記,希望可以給你開啟不同的心靈視野,缺乏美感和人文內涵的社會,也是一種貧窮象徵。今晚9.6七點半,我們金石堂城中店見,這是我最喜歡的城中書店,它別成一種街角風景,沒有了這間書店,重慶南路也成了荒原。




















陳景容音樂會畫素描 樸實有味 - 副刊 - 自由時報電子報


專精濕壁畫、馬賽克嵌畫、油畫、素描等不同畫技的陳景容,有畫壇多面手之稱,他熱愛創作、喜歡古典音樂,允晨文化日前再版發行他4年前著作《我在音樂會畫的素描》,並增加65頁新的內容,允晨文化總編輯廖志峰形容為「紙上臥遊音樂會的奇書」。82歲的陳景容對自己的素描功力相當自信,常提起早年留日在街頭幫人畫像賺零用錢的趣事,直到現在,他仍隨身攜帶炭筆和紙張,不時小露身手,總博得滿堂彩。


NEWS.LTN.COM.TW














沒有留言: